订阅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今日之星 > 正文

刘彤:一个“泥腿子记者”的追求
2012-12-26 12:52:14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中国青年网   评论:0 点击:

刘彤:辽宁省丹东市广播电视台资讯部副主任、记者。丹东市劳动模范、特等劳动模范、市优秀共产党员、十大杰出青年和省优秀新闻工作者、省十佳青年记者、省十佳记者、全国广播电视系统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
辽宁省丹东市广播电视台资讯部副主任、记者刘彤


     1997年,调入电台从事农村报道工作,10年里,他始终把双脚迈向田间地头,和农民兄弟称兄道弟;
     2007年,进入电台新办栏目《民生早报》,每一天,他都将话筒对准普通百姓,追问民生,声声急切;
     十多年间,他总是骑着自行车,车筐里放着背包,奔波于大街小巷,见到熟悉的百姓热情地打着招呼。
     他,就是丹东广播电视台记者刘彤。
     情系农民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十年如一日,这句诗人艾青的名句陪伴着刘彤翻山越岭、走村串户,走遍了丹东农村的沟沟岔岔。
     对记者来说,到农村采访是艰苦的。但刘彤不觉得,怀揣着对新闻事业的热爱和农民兄弟的感情,他一次次地往新闻土壤最深厚的田间地头儿上发起“冲锋”,风雨无阻并乐此不疲。
     1999年秋天,刘彤到宽甸满族自治县长甸镇采访,从镇党委宣传委员口中得知河口村的农民通过互联网销售当地特产燕红桃,他就急着要去现场采访。但是,镇政府的办公车都不在镇里,一时让宣传委员很为难。这时,正好有一辆拖拉机要去河口村附近送货,刘彤谢绝了镇领导挽留吃午饭的好意,一脚登上了农民兄弟的拖拉机,之后又头顶烈日步行一个半小时到达了卖鲜桃的现场。
    当时,农民个个肩扛着一筐筐刚刚采摘下来的燕红桃,喜笑颜开地往外地客商的大小车辆上装,“农民上网销售农副产品,多好的新闻啊!”刘彤山上山下忙活了两个多钟头,采访果农、村干部和外地客户。衣裳湿透了,午饭也忘了吃,又顶着大太阳天,步行一个来小时,来到路边长途汽车站。
     长途客车上,《互联网上卖鲜桃》的录音报道就在刘彤的脑袋里成型了。这篇录音报道在年度的省政府广播奖评比中征服了全体评委,同他的另一篇以小视角透视大主题,反映农业科技进步的录音报道《毕铁匠下岗》同获新闻类节目一等奖。
     为农民的难心事鼓与呼,为农民的不公事鸣不平,对损害农民利益的事儿说“不”。10年中,刘彤扎根丹东农村广袤的土地,不仅写出了一篇篇生动鲜活的报道,还想农民所想,思农民所虑,帮农民所需,和农民兄弟结下了深厚情谊。
     一次采访中,刘彤了解一位农民为一垄地的归属,找村里找镇里到区里市里上访,3年没有结果。刘彤先后6次联系村、镇、区相关部门,最后在区信访办协助下,了却了困扰这位农民兄弟多年的一块心病。
    有人说,农村战线最容易出好作品。可是不舍得吃苦,好作品不会自个儿找上门来。《大水沟村听民谣》、《农家汉巧干工艺活》、《爱算计的农民秦世贤》等一篇篇农村气息浓烈的报道深受农民朋友喜爱,都是刘彤用脚板子一步步量出来的。
     “有一年,俺们小队都搞面袋子往回拿钱”、“俺们这儿,二十来岁往上的都有媳妇儿”……一句句土得掉渣的话儿,是刘彤踏破“铁鞋”硬生生地从大山沟里仅有的几户人家的讲述里“抠”出来的。
     “他关心农民的实际生活状况、切身利益,他的心与农村、农民是连在一起的,是庄稼地里‘长’出来的记者!”一位和刘彤打了多年交道的乡镇干部由衷地说。
     追问民生
     2007年初,丹东电台领导决定新开一档节目《民生早报》,从事了十年农村采访报道的记者刘彤,被台里安排进入了全新的采访领域。并以刘彤的名字打造一个重点栏目——“刘彤走社区”。栏目专注于社区居民当中具有代表性、典型性或是具有共性的问题的报道,同时集中社区干部群众的智慧,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这对刘彤来说,既是信任也是挑战。
     肩负为政府分忧为群众解难的职责,打从《民生早报》节目开办那天起,刘彤就和老百姓的日子结下了不解之缘,柴米油盐酱醋茶,只要是百姓关注的就是他要“跑到底儿问到根儿”的。
     “有事儿您说话,有难您开口;乐事我来报,愁事也关注。”很多社区居民的手中,都有刘彤的名片,每次有难事儿的时候,都能想起名片上的这句话。刘彤,把这句话当成了对百姓的承诺,并一直为践行这个承诺而努力着。有一个小区远在郊区,那儿的居民反映,小区附近一家工厂扰民3年,刘彤先后几次骑车一个多小时到现场,采访沟通协调,跑企业跑市区环保局,最终市委领导做出批示,工厂另行选址迁出。
     2008年,一位姓吕的市民给刘彤打电话,说开发商强行拆了自己住房的一面墙。刘彤赶到现场了解到,该住户一间连接主房的厦子是孩子的住房,已经居住了几十年,开发单位只同意两间房给一处筒子房,这样一家人根本不够住。刘彤不惧威胁,据理力争,并联系相关部门领导,当天下午,这位吕姓市民就拿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钥匙。
     种子公司家属楼下水井堵塞半年,砖头垫起老高,因为部分居民不签字,公共维修资金到不了位,而物业也以此做借口,维修不积极。刘彤实地查看之后,约来管市住房公共维修基金的领导和物业经理,召集居民做工作,当天开修当天完工。
     振兴区铁矿沟有一处挡墙严重倾斜,挡墙一米之外就是一处人行通道和住家,由于这里传闻要动迁,哪个部门也不想投这个“冤枉钱”。刘彤先后找过办事处、市防汛办,采访居民、社区干部,进行了跟踪报道,分管市领导亲自查看,当场拍板,新修了挡墙,社区干部也了却了年年汛期死看死守的烦恼。
 还是这个小区,有3栋旧砖楼十分危险,政府让百姓提前搬迁,但居民对一纸通告的措词有异议,刘彤便采访有关部门进行解释,澄清认识。之后,又因为补偿问题,群众将振兴区城管局的一辆面包车困在一处空闲大院里。刘彤闻讯骑着自行车赶到现场,协调双方坐到一起,最终,困扰政府的老大难问题圆满解决。
  像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刘彤就是有股劲儿,不解决问题不算完,有关部门不给百姓一个交待不撒手。
  今年47岁、已经两鬓染白,看上去却像50多岁的刘彤对普通群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怀。他不仅报道老百姓,更关心老百姓。这种对一个普通百姓的关心,它的背后可能连着一个家庭的幸福和希望。3年前的国庆节期间,刘彤集中采访了一批个体劳动者。其中,在市中心医院门口,他结识了一位普通下岗女工于金燕。于金燕靠煎鸡蛋果子维持一家的生计,供孩子上大学。于金燕不等不靠不埋怨的事迹感动了刘彤,更打动了听众。采访过后,刘彤通过观察发现,于金燕的鸡蛋果子摊床跟其他人家没什么区别,就写着鸡蛋果子四个字。其实,她的鸡蛋果子很有味道,而且她用镊子给人找钱,只是混淆在共同的摊名当中,让人记不住。刘彤建议用她的名字“金燕”做招牌,再穿上白大褂,摆上鲜花。果然,“金燕”鸡蛋果子“火了”,买的人挨帮站队,每个月收入达到三千元左右,孩子顺利念完了大学。每次刘彤买她的鸡蛋果子,于金燕都不忘“谢谢”俩字儿。
  失地农民的生活、市民的“菜篮子”、老年人的生活起居和养老、的哥的姐如厕难、教育资源平衡发展……群众的心声都在刘彤的关注之内,每个问题都需要跟政府职能部门或相关单位见面和沟通,需要千方百计尽最大努力化解矛盾解决问题。这当中有支持的,也有不“感冒”的,刘彤宁肯得罪一名带“长”的领导,也绝不让一个百姓失望。为此,他受过采访对象的冷遇和辱骂,还被跟踪和威胁过,“只要能帮群众排忧解难,吃点苦头,受点委屈,算得了什么!”这是刘彤实实在在的心里话。
无悔追求
  记者,常被人冠以“无冕之王”。而刘彤,却被大家称为“老百姓的记者”。“严谨、扎实、奉献、敬业”是他记者生涯的“注脚”,也是他对新闻事业无限忠诚和无悔追求的生动诠释。
  2009年的三伏天,一大早6点多,刘彤来到市环卫处城肥站采访挑粪工,他一没拿笔,二没拿话筒,而是拿起了地上的一付扁担。挑起两个粪桶,跟着挑粪工,深一脚浅一脚走过坑坑洼洼的小路,把小巷厕所里臭气熏天的粪便一桶桶挑到粪车上……一干就是大半天。接下来两天,听众从他原汁原味地报道中了解到了《挑粪工的苦与乐》。
  这种体验式采访,刘彤情有独钟,并已经成了他采访的一种常态:跟搬家工人一起爬楼搬运重物;跟社区保洁员一大早冒着大雨清掏楼道口的生活垃圾;在太阳底下,坐在马路牙子上跟下岗职工一起找工作;在建筑工地上,与农民工一起扎钢筋;在满天的礼花中跟环卫工人一起扫大街,一直干到天亮……
  把自己的体验采访原声放给听众,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哗哗的大雨声,轰隆隆砸墙的装修声…… “就是想把自己真实的体验过程传递给广大听众,同时也把记者由衷的赞美送给普通的劳动者。”刘彤的体验式报道在基层社会和政府部门之间,在最普通的群众和各级干部之间,架起了一座相互沟通、相互理解,共建和谐美好社会的桥梁,在听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和共鸣。
  “不当要车和要材料的记者”,是刘彤当记者15年来坚守的一条原则。台领导告诉我们,单位可以给记者采访派车,但刘彤从来不要车。因为熟悉刘彤的人知道,他总是骑着一辆红色自行车,车筐里放着背包,无论酷暑严寒,无论刮风下雨,常年奔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这辆女式红色自行车是刘彤的小姨子出国之前留下的,如今伴随着他走过了11个年头。自行车外胎换了无数条,且隔三岔五就需保修一次,节俭成习惯的刘彤舍不得扔掉。就连年过七旬的修车师傅崔永祥都感叹:“这是我修过的次数最多的自行车。”没法不频繁,他常常骑自行车到20公里外的新区采访,边走边给市民说着新区的变化。
  而在刘彤的背包里,永远放着一个采访的话筒和一把随时遮挡雨雪的伞。一个雨天,刘彤骑自行车到锦江山公园采访,售票人员不相信还有下雨天骑自行车采访的记者,当看到刘彤亮出的记者证,对方还是一个劲儿地摇头表示怀疑。
  在丹东市内及郊区采访,刘彤都把时间约定在早上和下午一上班的时候,就为了提高采访效率躲饭口;到一百公里之外的宽甸采访,不论冬夏,刘彤都坐早上5点30分发的第一班车,到县里不到8点钟,这么做就是不想给采访对象添麻烦。
  在群众心里,他这个“老百姓的记者”可谓名副其实。认识他的市民也越来越多,他的手机号不少市民都知道,而他的手机里存储的大多也都是普通市民的电话。每天早上最早5点来钟就有听众给他打电话反映情况,因为听众知道,他每天都要赶大早导播民生热线;也有听众深夜给他打电话把睡梦中的他叫醒,向朋友一样倾诉烦恼和忧愁……
  进入民生早报5年间,刘彤没休过一天节假日,同事说他“不是在采访,就是在采访的路上”。他要求自己始终保持一股子“钻劲”,挤出时间加强学习,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党的新闻工作者。在全国及省市相关部门组织的各种培训考试中,刘彤的成绩在本市广电系统中始终名列前茅。
  十多年来,有请他吃饭的,有要给他送锦旗的,还有一个个红包、礼金,全都被他谢绝了。工业社区干部春节给他一张食用油票,不收不让走,最后在刘彤一再坚持下,这张油票给了社区一位困难户。近10年来,刘彤拒收的礼金、物品价值数千元。当场实在推不掉的,就清清楚楚地交到台里。刘彤说:“在我的心里,更愿意让锦旗永远挂在百姓心里。”
  尽管工作繁忙,刘彤还是愿意拿出心思和时间交那些最基层的群众朋友。今年53岁的李文田7年前患半身不遂,妻子带着孩子离他而去,住在廉租房里,靠每月300多元的低保金和残疾人补助过日子,交不起初装费看不上买来的旧电视。很快,刘彤以“民生早报”节目组的名义出钱圆了李文田的有线电视梦,并跑有关部门优惠了他的收视费,两人自此成了朋友。
  今年大年三十,刘彤又带着礼物到他家,陪他一起看春晚。李文田说:“没想到刘彤能看得起我,和我交朋友,现在我有什么困难都愿意找他唠唠。我脑子记不住字,手又不听使唤,给他发个短信要用半天、一天的时间,那我也愿意。”今年11月,他积攒下50元钱,硬是走了3个小时到电台给刘彤送锦旗。
  “做一个‘泥腿子记者’,扎到群众中,就能挖到好新闻”,十多年间,刘彤用两个自行车轮子和一双脚板子一步步量出近百部获奖作品,其中12部作品先后获得省政府或省记协新闻评比一等奖。
  台领导和同事说,刘彤从当记者的那天起就是一个“走转改”的记者,一个接地气的记者,一个沉底的记者,一个老百姓欢迎、政府放心的记者。
  从事广播新闻工作以来,刘彤先后获得过丹东市劳动模范、特等劳动模范、市优秀共产党员、十大杰出青年和省优秀新闻工作者、省十佳青年记者、省十佳记者、全国广播电视系统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特别是2001年,他还当选为辽宁省第九次党代会代表,并被评为省优秀共产党员。

【记者网责编:叶琳

相关热词搜索:丹东电视台 刘彤

上一篇:李彦宏: "简单,可依赖"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