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水均益:闯进电视的门外汉 独家采访基辛格
2013-05-08 15:45:33   来源: 中国网络电视台    作者:   评论:0 点击:

    那天,我们撰好稿,导语我自己写的,老盖帮我润色了一下,他说你念念我听听,类似于“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焦点时刻》要关注一下正在如火如荼举行的柬埔寨大选。柬埔寨是东南亚一个很动荡的国家,这个大选决定着柬埔寨未来是不是能够结束战乱,走上一个正规的和平发展的轨道”。大概就这么几句话,我也背好了,然后坐到镜头前,瞬时就傻了,灯光一打,看着镜头就脑子一片空白,盯不住镜头玻璃片,就觉得我对着它说话太不自信了。说老实话,之前我照相都紧张。我记得那次很痛苦,录了得有个一二十遍。好不容易有一遍行了。然后老盖去把这个东西编到一块儿,弄完以后老盖说,明天早上《东方时空》播。啊,我说这就播了?然后海潮说,我看了,不错,下次就是镜头盯得自信一点,你回头找找张恒他们,跟他们请教请教,看看怎么能够自如地面对镜头。

    那是头一天的下午,表面上有一点点忐忑,可是内心已经乐开花了。我要在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出现了,我爸我妈可以看见了!于是我出门直奔电报大楼给我父母拍了一份电报,说请注意收看明天早上《东方时空》的《焦点时刻》,我上电视了。我父亲现在已经去世了,我不知道我母亲是不是现在还留着那个旧电报,这就是我印象最深的第一次上电视。

    我们1993年9月策划采访基辛格,属于第一次电视采访高端人物。那时候也不懂要通过什么机构跟他预约,反正知道他来了。跟人家打听,包括跟外交部打听,问住哪儿,说住凯宾斯基饭店,就跑到那儿去等了一下午,远远看着来了两辆车,基辛格下来了,那时候完全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直接跑上去,因为我有英语优势。我说基辛格博士,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想对您做一个采访,您看行不行?基辛格说,跟我的秘书谈,类似这样的话,就上了电梯。身边有警卫,就把我们推开了。我一看没答应,不甘心,追上去,在他住的那个楼层里边继续跟他磨,磨了半天他秘书过来了,秘书问《东方时空》是个什么栏目?我说《东方时空》是现在中国影响力最大的一个新闻节目,收视率很高,有8 亿人在看。其实是蒙人的,哪有8 亿人看啊。盖导就鼓动我跟他约,我说五分钟就行,做一个采访。后来他的秘书出来说博士先生同意了,让你们明天下午来。那时候海潮也激动,“磕”下了基辛格,大腕呀,相当于现在采访到奥巴马,是重大事件。全体出动,双机拍摄,海潮说,老方(方宏进)你跟小水一块儿去。

    然后就设计问题,五分钟怎么弄?你必须要想办法拖。我一看资料,还有大概一个礼拜是基辛格的生日。老盖一拍桌子说好啊,给他送花,提前祝他生日快乐,这些招数全备好了。第一个问题,我跟老盖斟酌了很长时间。这个人是风云人物,见的记者多了,怎么能让他感到刺激,想了半天,最后决定问:中国和美国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那时候这种问题很具冲击力。第一个问题这么一问,老头一听就振奋了,这是一个很有挑战的问题,而且估计他没想到中国记者会这么直截了当地问。到了五分钟,他的秘书就在边上比划,我一看熬不住了,身后准备的花一拿,说过几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基辛格博士很高兴,说我们再聊几个问题吧,我忙说OK,OK 。这下整个采访持续了二十分钟,非常漂亮,独家。

    那个时候我们全是野路子,刚刚开始干那个事,一下子让我找回在新华社当驻外记者时的那种热情,感觉时效就是生命。(水均益:时任《焦点时刻》栏目记者、主持人本文摘自《东方时空20周年—点燃理想的日子》)

【记者网责编:叶琳

相关热词搜索:水均益 闯进 电视

上一篇:《生活空间》编导李伦:长到玻璃房顶的大树
下一篇:《挟尸要价》摄影记者张轶去世

分享到: 收藏